免疫治疗可以打破癌症的魔咒吗?
发布时间:2019-09-18

【编者按】这篇文章来自北极光创投分析师陆庭麟的分享,其专注领域主要为医疗健康方向,他详细解释了免疫治疗的先进性。

本文来源于北极光创投,作者陆庭麟;经亿欧大健康编辑,供行业人士参考。

恶性肿瘤是21世纪威胁人类健康的主要杀手之一,肿瘤患者年轻化趋势也愈发明显。面对来势汹汹的肿瘤,世界医疗机构也在加紧攻克恶性肿瘤药物和治疗手段的研发。因此,肿瘤治疗领域也是一直以来的投资风口。

过去十年,肿瘤治疗技术和药物都有了很大的突破。免疫治疗被誉为“人类十大科学进展”之一,作为肿瘤治疗的新技术方向,因弥补了放化疗可能杀死正常细胞的缺陷,且理论上应用范围又较靶向治疗更宽广,得到了医学界的关注。

威胁中国人的十大死亡元凶,癌症占据三个

“晚期肿瘤治疗是一个需要努力加运气的事。”这是来自于一个癌症病人丈夫的感悟,他写的《北京中年抗击晚期结肠癌手记》曾一度席卷了帝都人民的朋友圈,阅读量高达10万+。过去一年多,他的家庭与癌症进行了艰难斗争。

癌症对于每一个家庭的打击几乎是毁灭性的,每年中国新增癌症病例约350万,约有250万人会因此死亡。

今年6月,国际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发表了《1990-2017年中国及其各省的死亡率、发病率和危险因素:2017年全球疾病负担研究的一个系统分析》的论文,它是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与美国华盛顿大学健康测量及评价研究所(IHME)合作研究了1990年到2017年中国34个省份(包括港澳台)居民的死亡原因产出的,研究原理是根据寿命损失年数(YLL,因某种疾病少活了多少年)的多少,从282类致死原因中找出了2017年中国人的十大死亡原因。在十种原因中,癌症疾病占据三个。

近年来人口老龄化现象加剧,肿瘤成为人类健康的巨大杀手。根据调查显示,肺癌、胃癌、肝癌及结直肠癌是我国死亡例数最高的癌症疾病,中国恶性肿瘤的5年相对生存率约为40.5%,不到一半,即使是预后较好的肿瘤疾病如乳腺癌(80%)、甲状腺癌(84.3%)和前列腺癌(66.4%)的五年生存率与美国等发达国家仍存在较大差距(90.9%,98%,99.5%)。

由于肿瘤疾病难以控制,且治疗难度大,产生的高额治疗费用会给人们带来巨大的经济负担。据中国卫健委统计估计,2015年全国癌症医疗支付费用高达约2214亿人民币,其中院内花费占比79.99%,约1771亿人民币。美国国家癌症中心(NCI)估计,2020年美国的癌症医疗支出将至少达到1580亿美元。从总体来看,中美在癌症医疗支出上仍存在很大差距。

药物作为肿瘤治疗比较好的口径之一,因其研发成本高,市场价格动辄成千上万。IQVIA报告指出,2018年全球肿瘤药物支出近1500亿美元,同比增长12.9%,并连续5年以两位数的速度递增。目前除日本外,所有发达市场的肿瘤药物支付增幅均超过13%。同年,中国的肿瘤治疗市场规模高达约90亿美元,年增长率达11.1%,其中直接用于治疗肿瘤的药物市场也迅猛增长,高达23.6%,约为63亿美元。

肿瘤作为市场最成熟的疾病领域,目前在全球年销售规模超过10亿美元的肿瘤药物超过四十多个。销售总额最高的就是治疗血液癌的小分子药物Revlimid,年销售额约为96.85亿美元,增长速度也较高,约为18.3%。排名第二的Opdivo与第三的Keytruda皆是用于肿瘤免疫治疗的药物,它们的销售额都超过了70亿美元,上市时间才4年左右,发展速度十分迅猛。

肿瘤也是目前研究较为清楚的疾病之一。美国国立综合癌症网络(NCCN)根据每种肿瘤都相应地出台了一个治疗指南,只要接收一个肿瘤病人,根据肿瘤类型,从诊断环节开始就可以根据指南路径去走,按指标采取不同的治疗方法。

目前已有的肿瘤治疗方法也比较多样:最早期可以采取手术的方式,放化疗是一种全身性的治疗方式,靶向治疗则主要是对明确的致癌位点进行治疗,对于由激素失调引起的乳腺癌、前列腺癌可以使用激素治疗,干细胞移植适用于造血系统坏死的血液癌,市场中也出现了激光消融、电场治疗的物理疗法,还有一些替代治疗方式,例如针灸、食疗。

肿瘤治疗新突破——免疫治疗

免疫治疗是新一代肿瘤治疗的方法,近年来获得了非常明显的突破性进展。人体有一个免疫器官叫淋巴结,它就是人体内免疫细胞集聚的地方,也包含具有杀伤力的T细胞。正常来说,每个人体内都会有细胞突变的现象发生,在突变的细胞中有一部分可能会变成肿瘤细胞。如果免疫系统足够强大,T细胞在随着血液循环、淋巴循环进入人体各处的过程中,就会及时发现这些突变细胞并将它消除掉。

因此免疫治疗实质就是希望能够充分利用人体的免疫系统,通过重新启动并维持肿瘤—免疫循环,恢复机体正常的抗肿瘤免疫反应,从而达到控制与清除肿瘤的效果。

免疫治疗很大程度上弥补了放化疗的缺陷。癌症病人在发病时,免疫治疗方法会唤醒免疫系统中的筛选程序,这样免疫系统就不会攻击人体内正常的免疫细胞,而放疗、化疗可能会误杀正常的细胞,因此免疫治疗对于病人更加友好。

2013年,“免疫治疗”的概念被评为“人类科学十大进展”之一;2014年,首个免疫治疗药物欧狄沃(Opdivo)作为PD-1抑制剂被推出;目前,基于免疫治疗的理念,越来越多的平台在研究相关的药物和治疗方案。

免疫治疗虽然有自己的独特优势,但也存在自身的发展瓶颈。目前获批的PD-1抑制剂的有效性,并非都是100%,大部分的药物的有效性都在25%左右。靶向治疗、放化疗等领域目前出现了很多新的技术,这些治疗手段也希望能与免疫治疗更好地结合起来,该方向成为了医疗投资领域的热点,这也说明其实在每个方向都有值得去努力和尝试的机会。

下一代癌症生物疗法中,也有一些与T细胞相关的疗法。目前我们还不能做到把他人的T细胞直接移植到病人体内,因为这里面存在免疫排异的风险。但现在可以将病人的T细胞抽出来,在体外对其进行改造,通过加一些特异性识别细胞的模块增强其功能,然后再将其输入回体内。现在的CAR-T以及TCR-T疗法就是采用了这种原理。

一般来说,无论是新药还是新的治疗方法都是以医药的名义进行申报和监管,整个研发流程较长且复杂。首先团队要找到一个比较好的研究方向,接着需要在这个方向确定自己的候选分子,通过在动物身上的实验来验证这种药物或者疗法的有效性,如果成果显著的话,则可以向监管机构提前申报在人体身上做临床实验,临床实验指标达标就可以扩大试验人群范围来验证疗法或者药物的普适性,反复进行了好几次验证后才能真正进入市场。

因此从研发角度来看,新的药物或者疗法的研发过程是比较长久的,这也导致整个行业的链条分工十分细化。即使有CRO等医药研发外包机构的帮助,公司也需要研发自己的秘密武器,这样才能在市场中独树一帜。也正是这样,当前市场和技术呈现出分散化和多样化特点。对于大多数医药研发公司和团队来讲,研发阶段中最主要的壁垒来自于内部的团队技术能力,研发成功上市后的壁垒则主要来自于监管和专利。

生物医药的商业模式总体是比较简单的。创始人根据一个IP建立一个公司,可以与外部机构进行合作相应增强研发能力,在公司拿到融资以后,就有充沛的资金可以支持新药物的研发,研发成功后就可以在市场卖出。

在陆庭麟看来,生物医药行业主要有三种类型的公司,分别为补充型、创新型和建设型:

当市场中出现了一种新的药物,补充型公司就会快速跟随,开发具有相同功效的药物,其主要解决的是市场存量和产能的问题,风险较低。这类公司所处的市场成熟度和监管成熟度都是比较高的,人才也很多,公司的团队经验十分丰富,但价值潜力不高——公司往往处于产品短缺、快速成长的市场,监管政策和产业化基础(如人才)也都比较明确,但创新性不高。创新型公司则主要是研发他人未研发过的药物或者是行业中最好的药物,所处市场的成熟度没有那么高,监管和工业体系成熟度相较于补充型公司较低——所处市场的成熟度较高,包括监管和工业体系,但技术和产品的创新性很高。建设型公司的风险最高,它定位于建立一个全新的平台,因此这类公司所处的市场几乎还没有形成,监管、工业体系、人才储备都几乎为零——监管、工业体系、人才储备都在不断塑造中。

目前来看,中国的VC一般最青睐投资创新型公司,既不希望投资业务风险过高,也对被投资公司的价值潜力有一定要求。

由于抗癌药物研发的人力、时间、设备等各种成本,造就了其价格的昂贵。如果一个普通家庭里出现了肿瘤病人,那么这个家庭在其他领域的支出都可能呈现贫困状况。在未来,我们希望随着国家医疗卫生事业的进步,社会可以更好地寻找到鼓励药企创新与实现肿瘤患者受益的药物价格平衡点。

作为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会的十大主题论坛之一,全球人工智能健康峰会以“智汇健康 · 预见未来”为主题。
希望借助峰会构建一个多元、开放、创新的全球性共享交流平台,汇聚世界人工智能健康领域的有识之士、专家学者、业界精英,就人工智能健康领域发展趋势、行业监管、创新技术、实践应用及投资风向等话题进行深入探讨。
2019年8月30日9:00-17:00
上海市徐汇区西岸艺术中心A馆
邀您相约充满艺术和人文气息的徐汇滨江,探索人工智能赋能人类健康共同体的新模式与新动能,引领全球健康产业新发展。

点击报名:https://www.iyiou.com/post/ad/id/850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