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90后女大學生創"共享瑜伽"一節課僅9塊9
发布时间:2019-11-02

共享瑜伽創始人葛嬌。

  隨著共享單車、共享汽車、共享充電寶等共享經濟的盛行,越來越多的共享產品出現在我們的生活中。近日,記者在西安就發現了新的共享服務——共享瑜伽,不用下載手機應用、不用交押金、不辦卡,隻花9.9元就能像騎共享單車一樣,隨時隨地練瑜伽。

  90后女大學生創立“共享瑜伽”

  據統計,2016年我國共享經濟市場交易額約為34520億元,融資規模約1710億元,參與共享經濟活動的人數超過6億人。與此同時,現代人在努力打拼的同時也更加注重鍛煉和保養自己的身體,瑜伽等健身活動也成為社會上的一種流行。

  近日,在西安出現了一種新的共享經濟,它結合了“共享”和“健身”兩個概念,讓瑜伽這種運動方式以耳目一新的方式進行擴散。對此,記者專訪了共享瑜伽的創始人葛嬌。

  “共享瑜伽其實就是對城市內大量時段閑置的瑜伽館資源進行整合,用戶可在其平台上自由選擇時間、地點、課程,按次付費。”10月24日,記者在共享瑜伽的自營線下體驗店見到了它的創始人葛嬌,在她看來,共享的模式不僅可以提高了瑜伽館的利用效率,對於消費者來說也更方便更實惠。

  “市面上的瑜伽課程往往以月卡、季卡、年卡的形式銷售,使用頻率少、服務差、場館倒閉等都會使消費者猶豫。”根據葛嬌和她的團隊的調研,會員卡模式是大部分瑜伽場館的主要收入來源,但這種模式續卡率很低,又缺少新增會員,很難維持瑜伽館的正常運營。

  目前瑜伽場館每天開課普遍在三節左右,除去非營業時段,其教室和教練資源百分之七十的時間都在閑置。

  葛嬌認為,會員卡有很強的地域、時間限制,在選擇時段、課程上也不能夠隨心所欲。“我就想建設一個線上的共享平台,把遍布全城大大小小的幾百家瑜伽場館的閑置資源整合起來,讓消費者在手機端就可以輕鬆完成瑜伽場館的選擇、約課、付款、評價等等一系列工作,改善了用戶體驗,優化和促進瑜伽行業的健康可持續發展。”

在微信小程序入口,搜索“葛嬌共享瑜伽”就能輕鬆根據需求預定瑜伽課程。

  西安60%的瑜伽館已入駐 月底將上線

  據統計,目前我國常年參加瑜伽鍛煉的人群已經超過了三千萬人。《2016年瑜伽消費白皮書》的數據顯示,2016年中國瑜伽行業綜合復合增長率高達58.3%。西安目前開設的專業瑜伽館大約在500家左右,每天有3—5萬瑜伽愛好者進行瑜伽訓練。

  葛嬌共享瑜伽的共享平台是以微信小程序為切入點,用戶打開后自動定位,然后推送周邊商家,選擇進入后顯示瑜伽課程類別、時間、可容納人數、剩余人數,確認一鍵預約並用微信支付即可。

  “一節課九塊九,按次收費,無需擔心會員卡浪費,不下載、不注冊、不要押金,將以往因為價格和各種擔憂而攔在門外的消費者都收入其中,就和你騎共享單車一樣的方便。”據葛嬌介紹,目前“葛嬌共享瑜伽”小程序正在進行內測,10月28日將正式上線。

  “項目前期,每節課九塊九收入中的大部分分配給瑜伽館,后期將逐步增加共享平台的分成,使平台不但有良好的現金流,還會取得良好的利潤。瑜伽場館也可以根據客流情況,自主選擇上線課程的數量和時段,讓自己的場館和教練資源得到充分利用。”小程序除了約課功能,葛嬌還計劃上傳業內專家視頻課程,也會邀請瑜伽場館上傳各自的教學視頻,由平台進行篩選后免費提供給用戶觀看學習。

  “目前共享平台已經簽約了300多家瑜伽館,每個上線的瑜伽館都要進行認証,瑜伽課老師除了提供個人信息外,還必須提供從業資格証書,保証課程的質量。”葛嬌說。

葛嬌共享瑜伽的自營線下體驗店裡練瑜伽的市民。

  創業者:西安創業環境好 適合做創業的起點

  “我們最開始准備在上海落地,但是最終我選擇了西安。”共享經濟如今更多的不是技術問題,而是商業模式的推廣,為何不在一線城市卻選擇互聯網氛圍略弱的西安。葛嬌表示,除了在陝西長大、在西安上學,有一定的情結外,也認為以西安的消費市場,足以支撐共享瑜伽的初始發展,未來將會在上海、杭州、成都展開業務,並增加產品和服務種類。

  “今年以來,西安出台了很多有利於創業者創業的政策,創業環境也越來越好,我想要落戶西安,在西安開始,讓更多的人知道,西安也有很牛的互聯網人才和企業。”葛嬌告訴記者,目前她們計劃融資上千萬,而且已經有四五家天使投資人和她們取得了聯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