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例高难度手术在永川区人民医院完成
发布时间:2019-11-07

本报记者  凌泽英  实习生  龚贵州  文/图

迟路湘博士手术中,患者血流逐渐通畅。

“这种病很少见,阵发性四肢瘫痪,为闭锁性综合征。手术过程可谓惊心动魄,脑血管一旦受刺激,就会产生痉挛无复流,必须马上解决,手术才能继续进行。”2018年12月26日上午,区人民医院引进的医学博士、教授、专家迟路湘,在做完74岁老人袁心强的手术后,看着病人颅内丰富的血流图平静地说。

记者发现,脱下铅衣的迟教授后背湿透了。看似平静的1个小时的手术,却如刀尖上的舞蹈,也像高空走钢丝,手术台上病人命悬一线,全在医生手里。而医生一旦手术失败就很可能导致病人全身瘫痪,因为颅内神经、血管丰富,而当天做手术的颅内血管直径仅2.5至3毫米,要安装一个支架进去使之血流通畅,需要勇气更需要智慧。

病人阵发10余次晕厥

当天上午11时,就在迟路湘教授做手术的当口,记者采访了等在手术室外的患者袁心强的老伴石大会、二儿媳黄玉。据介绍,袁心强是陈食街道复兴寺村人,大约五六年前,他在床上看电视,突然动弹不得,半边瘫痪了,医院检查后说是右脑压迫左边神经,后经治疗好出了院。

袁心强育有两儿一女,均已成家立业。他和老伴生活在陈食农村,每天出外干农活。然而,就在一个多月前,老人却突发晕厥,病发时人事不省,大概十多分钟后才醒过来,慢慢走回家。说起老人的身体,石大会直抹眼泪,没想到辛苦一辈子,现在还要被病痛折磨。

近来,袁心强晕厥频率越来越密,有一天他外出崖边砍树也暗自祈祷:“今天千万不要发病哈,不然就滚下山崖了。”

去年12月初,袁心强老两口去二儿家玩耍。媳妇黄玉问公公身体好些了没有。老人说:“还是要昏倒,只是有时看到板凳能就近找座位坐下,来得及找到座位就是最好的结果了。”袁心强晕厥后人事不省10余次,晕厥了多久老人也不大清楚。


慕名到区人民医院就医

黄玉听弟媳说起,区人民医院来了一位迟教授,有个朋友的父亲患半边瘫,经迟教授手术后恢复了健康,现已回家能干活了。有位老医生告诉黄玉,老人的病轻视不得,说不定哪次发作后会变成植物人,要赶紧就医。

大约10天前,黄玉到区人民医院排队挂了专家号,袁心强入院。迟教授说,经检查,发现老人是颅内的基底动脉中有一段约1.5厘米长的血管被堵塞,狭窄成了一条线,血流不通导致晕厥,可谓“命悬一线”,要是这条线完全被堵上,生命就难保了。迟教授说,这种病很少见,医学上称作闭锁综合征,发作时,运动功能全部被锁住,四肢瘫痪,不能动弹,也叫短暂性脑缺血(TIA),且反复发作。如果不治,就会导致脑梗塞,这位病人已阵发性四肢瘫痪10余次,一旦瘫痪对家庭来说就是一种灾难。

据了解,“闭锁综合征”症状:完全性,完全不能活动、不能沟通,伴意识存留;经典性,瘫痪眼垂直凝视、四肢瘫和构音障碍,伴意识存留和眼球垂直运动,头部和面部运动部分保留;不完全性,则是瘫痪眼垂直凝视、四肢轻瘫、构音障碍,伴意识存留。这种病人,话不能说,无法动弹,但情感是好的,思维正常,只能流眼泪,类似不昏迷的植物人。

“老父亲能在永川有专家做这个手术,少了路途奔波,陪伴照顾的费用也减少许多。”黄玉说,要是去重庆,几兄妹恐怕还负担不起费用。当他们听到迟教授说,这种病少见,要通过介入术治好他,同时研究是什么原因造成的,病人家属感到:“这就是作为一个专家、教授对医学的执着追求和对生命的尊重和敬畏。”他们很佩服也很配合医生。


颅内介入术首开渝西地区先河

当天上午11时,所有麻醉科人员,手术器械、血管造影仪、心电监护仪等准备就绪。迟路湘教授穿好沉重的铅衣,走进了手术室。

记者首次来到血管介入手术室外,听着仪器仪表传来脉搏跳动放大的声音,总有一种手术紧张的气氛。再看看手术室里主刀的迟教授胸有成竹的模样,让记者有了一种轻松之感。看着造影显示,颅内一段血管堵塞了,导致其他血流图不明显、不丰富,没有活力的感觉。计划支架从股动脉进入。手术开始不一会儿,仪表显示:血压掉下去了,过低。

“谢辉,进来。”迟教授开口,室外手术医生谢辉换上了铅衣,进入手术室,通过硝酸甘油解痉,使病人血压恢复正常。

“微创介入术,切口很小,是不是不用全副‘武装’地进去?”记者问。

“我们要的是无菌环境,微创介入术也必须保证无菌,更何况这是直接进入颅内血管。”一位医生回答。

“其实手术对医生的身体也是一种考验,尽管穿着铅衣,但也杀伤白细胞。”该院宣传科的小车告诉记者,迟教授来到该院后,担任了神经内科、心内科、导管室的主任,用微创术为不少病人减轻了负担、解除了病痛,但他的白细胞从没正常过。

手术仍在进行,导管慢慢进入,可进到颅内时,敏感的血管受到刺激,马上产生痉挛,糟糕,无复流了。迟教授抽吸导管,给药替罗非班以抗血栓形成,然后释放支架,血流恢复。看着逐渐丰富的颅内血流图,手术组成员悬着的心终于落下,手术宣告结束。

迟教授细细看了颅内血流图,再给医生简要讲解了整个手术过程。当他脱下铅衣时,同事们才发现,迟教授后背衣服全湿透了。

“真可谓惊心动魄,这个手术一旦失败,就可能影响大脑神经和血管,哪一样都伤不起。”迟路湘说,手术结束10余分钟后,病人苏醒过来,手、脚都能活动自如,手术成功。

“这种病,我在带领医生查房时,大家都表示从未见过。”迟路湘说,这病例少见,在颅内放支架的也不多,病人手术成功后,将不会再出现晕厥症状,两天后就可以顺利出院。同时,这种病也是动脉粥样硬化的表现,这或许和老人平时喜欢吃肥肉、猪蹄等食物有关。所以,平时人们饮食还是要清淡为主,别因油腻食物脂肪沉积到血管壁上而引发病症。

小车告诉记者,迟教授来医院后,给永川的百姓带来了福音,他能做从头到脚全身微创术,是真正顶尖级国际一流专家。